這篇文章的背景在這裡:

http://tw.nextmedia.com/animation/iplayer/msecid/1/type/Today/ArtID/33721325/issueid/20111007

輔大之光

我們法律系學妹在一個人被不正對待時仗義直言

一堆人覺得她沒錯,但做法不可取

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們的學姐mimiko做出了以下的回應:

這個新聞,讓我想到昨天小弦弦提到的問題:

你是一個旅人,站在鐵路的叉口,火車正迎面駛來。

右邊有四個小孩在玩,左邊有兩個小孩在玩,時間上已經不許可你去告訴孩子們離開鐵道,如果你不搬動卡榫,火車就會駛向右邊,如果你搬動了卡榫,火車就會駛向左邊,那你,搬還是不搬?

 

聽說如果這是倫理學問題,那大概是個假的問題,因為你沒有任何作為義務(不過我不知道倫理學是甚麼?)

所以我回家無聊地把問題複雜化:

在科技發達的今天,那台火車是無人駕駛的列車,車上正在幫一名年輕力壯但已經死刑定讞的殺人槍擊罪犯進行手術,如果緊急剎車,那就很有可能會因為手術失誤病人死亡;鐵軌的右邊是名失明失聰的有錢老人;鐵軌的左邊是個正臨盆體力衰弱的貧困孕婦;你身為駕駛在中央控制室,如果按照本來的設定,那火車會駛向左邊。

那現在你該怎麼選擇,選擇左邊,選擇右邊,還是選擇緊急剎車?

+--------------------

以下,是我的回應:

 

當我們「討論」它的時候,它是個道德問題

當我們就在卡榫前面的時候,它是個倫理學問題

-----------------

答案:緊急剎車。如果死刑犯死了,我該當殺人罪。

-----------------

「道德困境」的演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

 

不管敘述如何,其實問的問題完全一樣:

「當你的一個行為同時救人和殺人時,你會怎麼做?」

 

最好的情況就是不做這個行為,所以,當你沒有義務的時候,不要參與進來,這也就是火車的陷阱(旅行者不是義務人),自然,人見死不救是否在道德上正確,或者人是否對於一個處於將死境地的陌生人有援助義務,本來和「不可殺人」,分別為兩個問題,你對於這兩個問題的解答很可能讓你陷入更強大的道德情感中──讓你痛苦哀傷的道德情感。如果,一個人在面臨「道德困境」時,其所選擇的乃是基於這種情感──你可能會感到憤怒、受不了這種哀傷、痛苦,以及:害怕……成為一個殺人者,或其他──而去選擇你的答案的話,那麼,你是在逃避,而沒有真正去面對這個問題。

 

這就是「道德困境是一個倫理學問題,而不是道德問題」最為核心的地方──當我們「討論」它的時候,它是個道德問題;當我們「面對」它的時候,它是個倫理學問題──「道德困境」最重要的地方就是設計一個「沒有退路」的境況,它要測試的,是有多少人真正去面對?

 

不過,須注意的是,絕對不可以苛責逃避的人,他們並不是膽小鬼,也沒有人可以苛責這個倫理學問題的任何一種選擇(「道德困境」已經是沒有對錯的了),用一個比較容易理解的例子來說,這和簽不簽放棄急救同意書(救還是不救)在性質上類似……

 

現在,讓我們說清楚這件事:

  1. 若你沒有義務,你可以走得遠遠的,而且你沒有錯
  2. 哪種選擇都不是錯的選擇,因為「道德困境」的選擇沒有純粹正確的選擇(都含有錯的成分)
  3. 如果你有義務,你不能不選擇。如果你不選擇,你的錯在於違反義務,而不是「你殺了誰」,絕對要記得,兩者不相同。
  4. 如果你有義務,你唯一該做的是依你的義務選擇,根據你的義務,這個選擇是對的。
  5. 不管你有沒有義務,如果你有勇氣面對「道德困境」,那就選擇吧!

    然後,自由人,為你的選擇負責吧。

 

在這件事情上,我們的法律沒有問題,

如果你是旅人,你選擇1,那你沒有刑責

如果你是旅人,你選擇5,那法律要求你為自己的選擇負責

如果你是義務人,你選擇3,你違反義務,法律要求你因違反義務而負責

 

如果把眼光往後看,我的論文其實就是想告訴大家這些事情,特別是「5」和「3」

 

我已經想清楚了,剩下的,當它成為一個倫理學問題的時候,不知道我會怎麼做?

(我有說過我對上帝的信仰是我需要祂,而各位已經知道原因了)

 

------------------
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note.php?note_id=10150343849472380

學姐mimiko後來又有新的回應:

哈囉!「決定的標準」

 

先自首,第一槍是我開的。

事情的來龍去脈在這裡,專業的也在這裡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profile.php?id=100000102532882&sk=notes

嘿嘿,小弦弦那種精闢的分析我寫不來,我也不是老莊的學生,

所以我不知道課堂上是怎麼討論這個問題的。

「在科技發達的今天,那台火車是無人駕駛的列車,車上正在幫一名年輕力壯但已經死刑定讞的殺人槍擊罪犯進行手術,如果緊急剎車,那就很有可能會因為手術失誤病人死亡;鐵軌的右邊是名失明失聰的有錢老人;鐵軌的左邊是個正臨盆體力衰弱的貧困孕婦;你身為駕駛在中央控制室,如果按照本來的設定,那火車會駛向左邊。那現在你該怎麼選擇,選擇左邊,選擇右邊,還是選擇緊急剎車?」

我的答案是:我會讓火車駛向右邊。

寫下這個問題後,我在公車上思考,這個題目搞不好也是個愚蠢的問題:

如果身為駕駛的「義務」,是一定要做出決斷,那選擇誰生誰死就是價值的問題。

如果身為駕駛的「義務」,是一定要按緊急剎車。

那麼我會問,按下剎車的目的是甚麼?保護車裡的人,保護車子外的人?

這個目的容不容許我做其他選擇?

在教室裡我們永遠可以把問題分析得很仔細,然而,在親臨實況的時候,判斷只在分秒之間。

如果我們先前沒有遇過類似的狀況,

那麼決定要不要遵守義務?決定取捨的價值?判斷的標準會是甚麼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的再回應:

訴諸「誰有義務?」其實是一種設置停損點觀點,目的在於要告訴一般大眾無須在道德困境中那麼苛責自己,同時不能遺忘「義務人」──自然,在最大義務人是政府。是的,再往義務後面追就會價值選擇的問題了,然而,如果一下次就來到這,我擔心,沒有多少人會記得還有一個依據法律有作為義務的「義務人」存在了,而且我覺得,法律人要追,也應該從這條線往下追才對。

創作者介紹

基礎法學......

aquin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